噗葡圃

想要逃到另外一个世界,或者逃到无人的乡野,或者去国外看看,把手机里的一切联系都删除,最好没有人怀念我,千万不要挂念我,我一个人就好。

如果我是一缕魂魄,坦坦荡荡,漫无目的,飘荡在人间,跟着风雨摇摆,看万物生存,我最好不知道感情,没有情绪,认知一事一物,疑惑着。

能重生成一片落叶,一只飞虫也好呀,我的生命很短,我的认知很少,我守在自己的一方小世界里,烦恼这误闯我领地的愚蠢人类,或许我就轻易的死去,但是不怕,我简单过活为死而生。

我是一滴血,欢脱的奔腾在人的身体里,然后厌倦,有一天寄体破开一道口子,那是一扇神秘的门,我冲也出去,干涸在门口,这一生就为这一刻,我也不后悔。

到底不露声色犯了什么错呢,如果一个不露声色的人爱慕上一个遥远人,那么她不会在那个人只是不拒绝(连默认都不算)的情况下冒然造访。如果那个是一个被很多人爱慕的人,不露声色的人不想为自己的私心打扰被爱慕的人,她怕太多无意义的造访会令被爱慕的人感到困扰,不露声色的人不愿意成为那一个小小的因素。

不露声色的人只是不露声色的远远观望,默默期待一个掉落在手中的机会,或许这个不露声色的人只有永远的沉寂,她已做好这种准备,就算如此她只愿温柔待他。

不露声色的人是有点胆小的还有点自卑的,不露声色的人不露声色的给出了自己唯一的一颗糖,却抵不过有人家有糖又有巧克力。喜形于色的人能让被爱慕的人感到开心与惊喜,不露声色的人也渴望却做不来。不露声色的人找来各种借口,证明不露声色是好的,而更多结果只有羡慕。

不露声色的人习惯牵挂别人却不被人牵挂,不露声色的人不会哭闹不会要求,擅长接受,久而久之地习惯做一个不露声色的人。而人一旦没有要求就会被忽视需求。最后这个不露声色的人心满意足的将就着过完了自己悄无声息的一生。

日常思考人生未解之谜

仿佛自己的人生跑偏了,到底何时能走上人生的正轨呢?

音乐真好听啊,可是也真难懂,做不了音乐人是因为我大概还不够热爱吧,所以没办法专心致志的去探究。真正的热爱,也许我知道,但那也好像有点偏。喜欢一个人却没办法与他见面。喜欢不存在的世界,却没法去构造一个。现实里真实的故事也行,却也听不到。那么我的问题在哪里呢?

不该想得太多做得太少?不该太懒?怎么改呢?人的专注力真的是一开始就注定了的吗?会因为正真热爱而存在吗?所以我到底是不是真的热爱呢?我的问题大概是问题太多吧。(滑稽)

我深信每个人来到人间都被赋予了唯一的使命,为了让人间更美好,为了让人间更丰富,为了让人间像有烟火味的神界,让像一个人间?说是唯一其实并不是很特别,特别如果不是稀有的那便不算正真的特别。在还没有确定自己的使命之前人们是走不到自己的正确人生轨道上去的。

故我在守旧